蔡甸网站建设 咨询电话:027-82823488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行业资讯 > 文章详情
网站栏目

区块链热潮下,新三板企业已悄然跟进~

来源:蔡甸网站建设 / 日期:2020-08-01 22:29:51 / 属于:行业资讯

近期,区块链概念继续升温,新三板市场也存在不少将现有业务与区块链概念结合引入的公司,也有直接将区块链技术研究变更为企业主营业务的公司。

目前新三板涉及区块链概念的公司达20余家,其中,已经开始实施参与到区块链技术的公司有太一云(430070.OC)、亿邦股份(833294.OC)、恒扬数据(831196.OC)、现在支付(832086.OC)、盈嘉科技(832562.OC)、融都科技(833102.OC)、紫云股份(871413.OC)、巨灵信息(430316.OC)。无论是2017年发布主营业务变更公告,进军区块链技术的太一云,还是斥资千万元,立足于区块链云计算中心建设的亿邦股份、获批组建郑州市食品药品区块链工程技术研究中心的紫云股份和研发首个区块链游戏的巨灵信息,这都说明区块链概念在新三板的火热程度。

第一财经独家专访中国金融博物馆馆长王魏、太一云(430070.OC)董事长邓迪、布比区块链创始人蒋海、能源区块链实验室首席战略官曹寅、点融创始人 星合资本董事长郭宇航、全球区块链理事会总裁Jamie Smith,为您解读当下区块链“风口”。

以下为对话文字实录:

从小众游戏迅速走向大众情人

王巍:因为它冲破了过去集中管理的方式,而通过分布的方式自治,而且透明,更加安全的方式来解决,通过技术算法来取代人情,人感情这种往来。所以,完全在技术角度上建立信任关系,这是一个新的逻辑链,这个方向上有广泛的应用。到底具体应用是什么呢?不知道。但是大家都相信这是未来的一个重要平台。所以,大家都在往里冲。

邓迪:很多人也在问,我们为什么要使用区块链?区块链的话,我刚才提到它在几个地方还是有优势的,首先它是可以跨越不同的信任主体,比方说我们整个的,在我们生态体系中间可能有很多的公司,很多的实体参与到同样一个项目中间来,怎么样让大家都能够相信各自提供的数据是真实的,怎么样让大家相信我们的每一笔交易都是经过所有人确认的,区块链就可以在里面扮演这样一个信任机器的作用。

火热背后区块链尚在逆水行舟?

蒋海:其实是两年来的一个过程,它不是突然变得大家热衷了,是其中从不知道这三个字,或者知道这三个字的人很少,到逐渐很多人知道了,很多人知道以后有更多的疑问,其实也有更多人解释,越来越多的人参与解释这个事情,那到最近这半年到一年,您刚才也谈到,不是火了,甚至是疯狂了,其实这个过程对我来讲,我个人觉得还是比较自然的,只是说最近这种近似疯狂的模式,确实出乎我的意料和想象。

曹寅:那时候受政策影响,2016年底2017年初的时候,国家直接把全国的碳市场停掉了,七个试点碳市场都给停掉了,是为了全国统一碳交易这个发布,所以那时候我们顺势带着我们已经开发的产品原形进入了能源资产证券化的这个市场。

先找到商业化的应用,先找到能有价值,自己能够活下来的应用,什么呢?刚才说的基于联盟链的能源资产金融化的这样子的一个产品和应用,然后跟场内的交易所,跟相关的这些持牌第三方机构来进行合作,就是做合规金融应用,这一直是我们坚持的。因为合规对于金融来说就是生命线,我们不可能是像很多的现在一些特别的区块链应用一样,抛弃合规。

我们从来没有顺风顺水,应该说是区块链人一直在逆水行舟,我们一直和传统的商业模式这边做搏斗,我们一直和传统的商业思维和商业利益做搏斗,所以说的话,我们其实碰到困难、挑战、瓶颈非常非常大,只不过可能大家看到的就是在于现在很多人都对区块链很狂热,对于区块链很棒。

大规模应用是否成熟?

郭宇航:今天我更多的忧虑在于对于区块链的吹捧已经有点过度了,区块链技术本身还有很多的缺陷有待弥补,很多场景的运用其实并不成熟,过多的去追捧反而容易捧杀这样一个技术,我们承认它伟大的潜力,但是对于当今的它的缺陷必须也要正视,不要过度鼓吹。

曹寅:区块链非常非常不成熟,可以这样说,区块链离成熟还差两三此危机,什么意思?你会发现任何一个系统的成熟,它其实不是在实验室里面,或者在温室里面你设计出来造出来的,都是在实战,都是在攻防对垒当中磨炼出来的,你才能发现你有什么问题,这个里面包括像在信息安全里面的黑白的对垒,包括在商业竞争里面去中心化,和中心化商业竞争这样一个对垒,这种对垒的话目前在区块链还没有发生。

邓迪:其实可以看到整个区块链对各个行业的改造才刚刚开始,其实现在的话还很多领域,比如现在在食品领域,食品领域的话,现在是在和江西的赣州政府,我们把赣南的脐橙,也是中国最好的脐橙之一,我们把它推向区块链的应用领域,首先的话将所有的脐橙,一橙一码给它上链,上链之后的话,我们通过区块链的积分措施,我们来激励大家去扫码进行防伪,这样在扫码防伪同时又积累了消费数据,我们知道区块链的橙子在哪些城市被什么人以什么样的方式被消费掉了,可以直接帮助政府进行决策,如果是果农的话可以建立他们自己的数据库,可以直接和消费者进行沟通,我们期待这个会成为将来食品行业完全全新的一个模式,就是我在销售我的产品同时,我也建立了属于我制造者或者生产者自身的数据。

蒋海:在没有区块链之前,贸易环节和融资环节是分离的,相当于两个人做的贸易,其中一个人拿着贸易信息去找金融机构融资,其实是两个分离的过程,有了这个区块链以后,相当于我们把贸易环节当中在做贸易的时候,资金端或者是金融机构已经在旁听这些数据了,但这些数据是支持隐私保护和权限控制的,只需要我们能保证旁听到的数据是有法律效力的,它就可以作为贸易融资的基础,当然其他的风控手段也都还是存在的。所以这个在效率上是很高的,没有区块链之前这点确实做不到,很简单的一个逻辑,就是对于我一个金融机构而言,我不太可能看到一个贸易方系统中的凭证跟数据,我就直接去放款去放贷,因为对方可能会改动这个数据。

郭宇航:比如说版权交易里面,我们也可以看到,我们看到一个创业团队,它希望通过去中心化的区块链的登记方式,帮助版权人不再受那些中心化的、BAT(百度、阿里巴巴、腾讯)的、头部的互联网公司的流量盘剥,一般如果说一个版权人,比如一个民谣歌手,比如说一个唱歌的音乐人,他如果说有一个版权需要去获利的话,以前通过音乐公司,通过互联网网站去收取流量,然后有可能是七三、二八的分成,版权人拿小头。但是在区块链的方式上我们可以把90%甚至于100%的收入分配给到版权人,通过智能和约的方式,使得每一个使用人直接在区块链上完成支付的动作。

抛弃技术只关注虚拟货币是舍本逐末?

王巍:很多人更多地关注比特币和ICO这种集中投资者。所以,这是很大一个误区,好像区块链主要是比特币、莱特币、ICO,这是完全错误的。因此,中国政府,不仅中国政府,很多国家的政府都在高度监管,来控制本身建立一个规则,希望大家不忘初心,把区块链应用在区块链应当发生的推动实体经济发展的领域。

郭宇航:但是由于追逐财富的这么一种想法和狂热,往往改变了我们当初参与和创造区块链这样很多应用的一个初心,实际上我们希望区块链更多的展示给我们的监管者,我们的市场,我们的消费者,实际的作用,解决什么样的问题,而不是只是告诉他赚了多少钱,形成了所谓的财富效应,这样就是舍本逐末了。

Jamie Smith:我希望大家能够明白,为什么会有很多媒体关注数字代币的价值,那些以区块链为底层技术的应用,以及人们基于此而发行的代币,引起了越俩越多的关注 然而事实却是 这个世界上还有许多人正致力于将这一技术(区块链)用在其他更多领域,比如供应链管理、医疗健康记录、身份验证、安全以及更多的功能,我相信(区块链)从业者都会认同数据的完整性是一个很大的挑战,所以我希望人们认识到 区块链的意义不至于代币,它会让我们更加高效和安全的去完成任务。

区块链大规模应用还面临哪些难点?

蒋海:其实比特币是今天为止区块链当中去中心化程度最高的系统,大家都可以随时加入来记账挖矿,那它自然效率也就变成最低了,基本找不到第二个比每秒7笔更低的区块链系统了,因为它的去中心化程度是最高,其实你发现其他的系统都会有一些优化,比如说后面的以太坊比它快一些了,如果以太坊或者其他的区块链,包括我们大家都在做的区块链团队,其实都有办法使它折中一下,去中心化程度也是做不到比特币那么高,但效率可能会比比特币高很多很多。

曹寅:这其实就是我们称为CAP的取舍问题,可用性、容错性、一致性,这三个里面必须三者选其二,甚至三者选其一,因为你的可用性这个事情,而且你的这个容错性这个事情是不能掉的,你不能指望整个通信网络跟着你这样一个应用,或者跟你这条主链去变。

蒋海:举个例子,那也是说去中心化程度比它下降1/3,但是它的效率也是提高10倍,我只是打比方,就是说这种机会一直都存在,而且现实中已经有这个系统在出现了。如果区块链系统它的性能提高不了,就意味它一定不能服务于大规模的商用,这是一个死结,因为大部分商用对它的性能是基础要求,要否则就变成想用用不了了。

邓迪:在国外提出来的公有链的概念,和我们在中国国内真正能够推行的公有链的概念,其实有一些矛盾。因为国外公链的话是过分强调去中心化,像比特币也好,还有以太坊也好,都是完全没有用户的机制,这个里面是完全匿名的。

但是对于一个商业应用来说,如果说我的商业应用,因为一个其他的黑客的干扰,导致我的整个商业的运行不能够正常进行,像今年比特币已经分杈分了非常多次了,以太坊也是,有一些低盗的事件,还有一些最近以太坊养猫比较流行,可能也会导致整个网络大堵塞,如果说我们国家把一些行业的应用链的东西放在公有链系统上,可能会导致一些比较大的问题。

曹寅:因为能源行业的特点跟我们其他区块链应用行业有个最大的不一样,它里面有很多专业化中介,或者我们称之为物理性的中心方。举个最简单的例子,电网公司,电力网络作为一个物理网络存在,你根本不可能跳开它的,你永远不可能说我要实现一个大规模的电量,就算从你家隔壁的屋顶到这边,你总得要一根电线、电缆,无线充电、无线输电目前还远远不可能实现大规模的电力传输,所以这个时候的话,这种物理中心化的存在,就使得相关的不管是从监管来说,还是从交易来说的话,它里面必然会有部分的中心化的角色存在,所以这个时候的话,我们就是考虑到能源行业不是因为某个国家政策的现实,而在于能源行业本身物理性质的现实导致中心化来进行这样一个妥协,中心化和去中心化这样一个妥协,来满足能源行业的应用场景。(来源:第一财经)


电话:027-82823488 / 微信:18627148925
蔡甸网站建设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肥猫科技